您现在的位置:2020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> 校庆专题 > 校庆新闻 > 正文内容

色情、暴力歌曲屡禁不止互联网音乐平台该当何“罪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06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在文化部被禁的120首歌曲中,张震岳的《我爱台妹》MV依旧在“千千音乐”播放在李进看来,音乐市场充斥着浮躁、不安、焦虑,为让自己音乐被记住,有些音乐人故意生产低俗音乐,博取大众眼球。 作为民谣歌手,王凡说,低俗文化表现方式多样,有时民谣和乡村音乐也会被批为“丧文化”,主要是曲调和歌词不积极向上。 “有人说一些民谣涉嫌‘丧文化’,我也无话可说,起码在我们乐队的观念中,低俗主要与歌词有关,歌词里是不是有脏话,是不是有引诱犯罪,是不是有涉及不道德。 ”王凡说。

  
 

   “投机者很多,他们为出名放弃节操。

  
 

   ”在李进看来,如今,音乐市场充斥大量低水平的音乐制作人,为了能够立足,生产低俗歌曲抢占市场,部分低俗歌曲虽然下架,但有些游离在红线边缘的歌曲仍然存活。

  
 

   在部分音乐平台上,宣扬军国主义、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音乐也屡见不鲜。

  
 

   乐评人卢世伟称,一些音乐平台在这个方面犯错,大部分原因是认知水平不高,而监管不严也是重要因素之一。 某音乐集团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聂伟表示,音乐平台有审查内容的义务,但审查的时效与技术能力等多因素相关,是否及时在海量内容中发现违规内容,这很难做到,这需要平台和政府、用户等多方面协同。 范经韧认为,从心理学角度看,如果歌曲内容涉及政治敏感问题,这也对青少年的心理造成影响,对于青少年而言,他们对于政治理解比较浅,容易被他人操纵,从而做出出格事情。 谈到低俗音乐,范经韧坦言,“有些低俗音乐确实能够带来流量,歌手明知对自己名声不好,但他们甘愿冒险。

  
 

   ”他说,自己认识一个乐队组合,专门唱低俗歌曲,以前驻唱时薪几十元,但名声炒起来后,时薪已达上千元,这与不出名歌手相比,算是一种“成功”,但对社会却造成了伤害。

  
 

   低俗音乐为何屡禁不止?李进说,对于制作人而言,最严重的处罚是音乐下架,很少歌曲唱作人受到行政处罚,违法成本低是铤而走险的重要诱因。 某音乐公司CEO王易相信,让某些音乐制作公司放弃眼前利益比较困难,但他们要考虑的是,专辑外部会印公司LOGO,拥有好名声远比眼前利益重要。

  
 

   他始终相信,优秀的音乐公司是创作好歌曲,不会传播低俗音乐,更不会借助政治敏感话题炒作。 作为内容的承载方、传播方,互联网音乐平台在抵制低俗、有害音乐上应该承担责任。

  
 

   毒害低俗音乐一直受到媒体公开指责。

  
 

   2018年1月,《中国妇女报》官方微博批评,PGone的《圣诞夜》歌词有“纯白色的粉末在板上走”,“送你去见姚贝娜”等内容,涉嫌不尊重妇女和教唆青少年吸毒,渲染性滥交,挑战了社会公序良俗的底线。 同年9月,《海南日报》公众号在《实在不能忍!这样的海南话歌曲竟上架抖音、网易云等各大平台?》一文表示,唐强创作的网络歌曲《鲁迅买墨汁》用海南方言对鲁迅先生进行侮辱,疑似违反《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》,建议海南省文化市场综合行政执法总队立案调查。

  
 

   经调查,有关部门依法对唐强作出停止从事经营性互联网文化活动、予以警告、处3万元行政罚款的决定,并责令唐强在微信公众号内就侮辱鲁迅先生一事向公众道歉。

  
 

   在众多低俗歌曲中,嘻哈类音乐比较引人关注。

  
 

   众所周知,嘻哈是一种较新的说唱表演形式,其渊源可上溯至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黑人社区。

  
 

   随着我国文化产业开放度提升,嘻哈也漂洋过海而来,并被不断演绎,进入大众音乐爱好者尤其是青少年的视野。

  
 

   范经韧表示,近年,PGOne、红花会等嘻哈音乐文化人,给青少年传递了叛逆、自负、暴力自私,不顾及他人的理念,甚至教唆年轻人吸毒,公开侮辱妇女。

  
 

   范经韧认为,音乐是一种表达方式,它主要体现歌手对社会、对他人、对自我,以及对压力、情感、婚姻、学习、父母、工作、国家等多元素的看法。

  
 

   同样,它也包含歌手的经历、认知、情绪和三观等,这是一种极具传染性、影响力的传播工具。 此外,音乐也是一种倾听工具,是一种信息输入方式,听者在无形中会对歌者表达对社会、学习、他人、情感、老师和压力等观点,从而直接或间接影响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。

  
 

   “音乐本身的社会教化作用无可替代。 ”范经韧说,对于6-12岁、12-18岁年龄段的青少年而言,身体、心理都在成长,对自我、他人、事情的看法都处在整合期,容易情绪化。

  
 

   范经韧称,正因如此,青少年对事情的看法处在形成期,遇到学习、生活中的难事,容易积累很多不满、焦虑、不安、自卑、挫败等负向情绪,由于不能完全控制情绪,产生负面情绪后,既容易攻击他人、也容易攻击自己,所以社会要正确、及时引导,让负面情绪得到宣泄和转化。 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统计数据显示,中国的青少年犯罪占全部犯罪的70%以上,且低龄化趋势明显,犯罪率急剧上升。

  
 

   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《未成年人案件综合审判白皮书()》显示,截至2017年6月,该庭共受理涉未成年人刑事一审案件72件、二审案件173件,判处未成年罪犯234人,减刑假释案件1631件。 其中,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人员占%。

  
 

   在李进看来,当今青少年犯罪低龄化和互联网低俗文化的泛滥有直接关系,低俗文化对于青少年心理的危害在于,它们有一套似是而非的逻辑,引诱青少年上钩,让青少年认为犯罪或从事某种不道德的事是比较“潮”的行为。

  
 

   他建议,在音乐平台方面,歌曲上架必须内容审查,尤其是歌曲内容,价值观扭曲的歌曲要避免上架;一些恶趣味、纯粹情绪发泄的歌曲要避免上架;对歌手进行积分管理,这样既鼓励了创作创新,又间接引导了方向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